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光年彼端

第422章 洗脸

光年彼端 媚鱼 9075 2020-06-23 15:1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光年彼端 热门小说网(www.rmxs8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    拥抱并哭泣,宣泄过心中积压许久的委屈后,和星辰无言相对着,场景美得如画般的即视感中,星辰开口之前,鑫九始终都只是轻轻颔首,凝视着下方紫色短草。

  倒不是说鑫九不想看星辰,相反的,她很想看星辰,尤其在这星辰刚刚拥抱了她,并跟她道歉过后,沉默却不尴尬的相对中,她尤其想看星辰,可她不敢。

  因为他们靠得有些近了。

  如此距离下,即使只是这般颔首相对,鑫九也甚至能隐隐感受到,星辰呼吸间,那轻轻喷薄的气息,那气息已让她隐隐有些迷醉。

  如此迷醉氛围下,鑫九只觉得要让微微发烫着的脸,在此刻剧烈心跳中不红起来,就很不容易了,所以她很想看星辰,但她又不敢看星辰。

  更何况,星辰刚才主动拥抱了自己,还在哭泣中对自己道歉了,如是举动后,这近乎无间的无言相对,对于鑫九而言,好像已经是一种无上恩典,她只觉得光是这样,就已经足够让一颗心在跳动中欢享庆贺了。

  所以少看一会星辰,也没关系的吧,毕竟星辰就在她身前,也毕竟,他们还有很多以后……

  其实想到这里,鑫九本就美得像是画卷般的眼眸,跳动河面泛映灵光时,也会觉得自己有些不争气,因为她忽然发现,此前还一度委屈到极点的自己,竟在潜移默化件,已完全原谅星辰了。

  原谅星辰此前让她受到的所有委屈,那些委屈,像是在和星辰拥抱时,已经随着他们的泣诉,全都烟消云散了。

  那种感觉,就好像哪怕受了再多委屈,只要对方给予些许恩典,自己便能够将其全然忘记和治愈。

  这着实是有些不争气的,可鑫九就是原谅星辰了,因为她只觉得无论是方才泣诉,还是此刻相对,尽都那么美好,美好得让她又找到了渴望的立场,找到了留在对方身边,憧憬美好未来的勇气。

  所以,那些此前受过的委屈,相比较那有了着落的立场,还有憧憬未来的勇气后,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是了。

  所以归根到底,或许那本就不是什么原谅吧,因为打心底里,鑫九或许根本就不曾责怪过星辰。

  她怎么舍得呢?

  毕竟她是如此深爱着那个少年,毕竟一年多前,正是那少年如此真切照亮了,她曾经总有些晦暗的生活。

  不是么?

  思索至此,心中已经完全摆脱了那些委屈,只剩奇异绯想下的心动时,鑫九也像是在某一时刻,忽然想明白了这几天来,星辰种种举动背后的深意。

  其实鑫九的想法,带有大量爱人举止都会发光的渲染,所以她大概永远不会真的明白,但那好像不重要,至少对现在的她来说,那真的不重要,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想明白了。

  嗯,她觉得。

  在鑫九此刻有些缱绻和迷离的思绪里,放下所有委屈后,在她眼中抑或心里,好似总也在发光的星辰,所有反常行为,好像都变得合理且可以解释了。

  她猜想着,这几天来,星辰的焦躁和冷暴力,当然不是针对她的,而真的只是单纯因为急于学习剑意,却求而不得吧。

  至于星辰想把自己赶走这件事,就更是无稽之谈了,否则何以许多天前,星辰还差点跟自己表白,而刚才,又在情绪迸发中,主动拥抱了自己,并对自己道歉呢?

  带着此刻思绪,结合以上想法后,鑫九忽然对这一切,都有了自觉合理的想法,她觉得星辰当然是喜欢自己的,但这一切又太快了,快得让星辰有些纠结,所以对方才如此痛苦吧……

  想到星辰可能痛苦和纠结的事情,鑫九心中其实很是矛盾,在她脑补的思绪中,她当然知道星辰为何人纠结和痛苦,所以她并不希望对方纠结,她希望对方放下。

  可另一方面,如果对方这么快就放下了过去,她又会觉得,对方好像太薄情了?

  纠结思绪中,鑫九抿了抿精致双唇,她好像一下就想明白了许多,她可以等的,星辰早一些,还是晚一些跟她在一起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  毕竟在她以前思绪中,她甚至早已经做好,一生都无法触及对方,只能默默守护对方的打算,所以现在能跟对方这样相处,内心真正向往的生活晚些到来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等等……

  想到以上种种时,因为星辰方才举动,早已在缱绻和感动中,忘记所有委屈的鑫九,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而想到这样枝节,轻轻抿着双唇的她,美目也忽然奇怪跳动了一下。

  鑫九忽然想着,如果事情是自己上面想的那样,那么岂不是意味着……星辰这么多天以来的痛苦,其实很大一部分根本源自自己?因为自己太急了,所以才让对方如此痛苦,不是么?

  想到这里,又想到这样情况下,对方却主动向自己道歉的鑫九,蓦然觉得星辰是如此温柔,因为在她脑补出的思绪里,她明明意识到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错的应该是她才对,是她将星辰逼得如此痛苦,甚至逼得对方崩溃痛哭的……

  可就是这样,对方却仍然顾及自己感受,甚至在崩溃中先向自己道歉了,然而那样的情境中,明明伤害了对方,还觉得莫大委屈的自己,却在哭泣中质问对方,是不是要把自己赶走?

  忽然冒出这样想法,仅剩的左手指间,纤指揉了揉华服衣袖后,鑫九美目跳动的节奏,也愈发有些紊乱,因为她竟忽然开始有些害怕,害怕星辰会不会觉得,她任性又不讲道理?

  想到这里,愈发害怕,且有些奇怪担忧起来的鑫九,想着星辰待自己的温柔思绪时,甚至也在想着,自己要不要跟星辰道个歉啊,万一对方觉得自己任性又不讲道理,会不会……就不喜欢自己了。

  然而鑫九这么想着,却还未来得及鼓起勇气开口时,面前星辰却忽然唤起了她。

  “小九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下意识回应星辰,并抬起头来,与对方对视时,看着对方在一侧炫光晕染下,显得愈加华丽和撩人的目光,一下紧张到极点的鑫九,却发现自己刚刚想好的事情,好像根本无法开口了。

  因为如此对视下,鑫九发现自己全副心力,好像都只够控制着,不让气息和心跳失控,更控制着千万不要让脸红起来,就再无余力了,而她羞怯得想要回避,又不舍回避星辰目光,使得目光跳动和迷离得愈加好看时,星辰也再度开口。

  “过来一下。”

  再次开口间,赶紧按捺心中,因为鑫九惊艳姿颜,而在本能层面生起的惊艳后,星辰也默默站起身来,走到临水河畔,回眸看向鑫九,示意其也一块过去。

  见到星辰示意,虽然并不确定星辰要干什么,但忽然有些胡思乱想起来的鑫九,甚至有些怀疑,自己的脸是不是已经红起来了?

  而虽然胡思乱想着,只觉得心中愈发有些羞怯,但看着星辰回眸时刻,被河面炫光照亮一侧脸颊时,显得柔和又好看的侧脸,鑫九却根本无法拒绝一般,等到她回过神来,她已经轻盈起身,向对方走了过去。

  河畔,随着星辰再次坐在草地上,鑫九也下意识在华服轻舞中轻盈坐下,而坐下时刻,她一颗芳心仍在止不住悸动时,让她感到十分心惊的事情便发生了。

  待鑫九坐下,星辰忽然将包扎着纱布的手向河面探去,浸入了冰凉河水。

  “星……”眼见星辰如是举动,美目瞳孔收缩了一下的鑫九,下意识便想让星辰把手收回来,因为星辰的手上还有伤口。

  “别动,小九。”

  然而鑫九还没说出来,已经将手从河水中收起,并轻轻甩动了一下的星辰,却先一步打断了她的说辞。

  说完,鑫九因为心中担忧,还没反应过来时,星辰浸着净澈河水的手,则已经轻抚在她的脸上。

  当脸颊被星辰轻轻触碰,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鑫九,却一下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因为星辰浸着河水的指尖,在她脸颊轻轻游动时,她一下便意识到星辰在干什么了。

  星辰在帮她洗脸。

  意识到星辰在做什么时,忽然说不出话来的鑫九,鼻间一下便有些发酸,因为她当然明白得到,此刻的星辰,是带着何种心绪,才会有如是举动。

  鑫九明白到,明明是她将星辰逼得如此痛苦,可情绪宣泄过后,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时,星辰却仍然循着心中愧疚,要帮她将脸洗干净。

  意识到这些事情,鑫九蓦然感觉一颗心又是愧疚,又是感动,她明明可以自己洗的,可如是时刻,她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,她不知道如何表述,她害怕星辰伤口碰水,可是又如此享受,星辰这举动下的格外温柔。

  感动又愧疚中,鼻间蓦然发酸的时刻,待得星辰再次将手浸入河中,心痛思绪更甚时,鑫九只觉得眼眶一热,两行热泪便无声滑落下来。

  原本将鑫九脸上血痕洗去一半,将手再次洗干净,正要洗另外一半的星辰再次抬首,却看到鑫九脸上热泪,更看到泪光衬托下,鑫九愈发惹人怜惜的美目时,只觉得心中愧疚更甚。

  如此时刻,已经作出暂时逃避未来,只管当下的决定,害怕伤害鑫九的星辰,立即将手抚上对方俏脸,轻轻拭着对方泪痕时,也尽量让语气平和又关切:“你干嘛啊……小九,这样我会洗不干净的。”

  面对星辰询问,也感受着星辰为自己拭去泪水时,那温柔得好像能将自己一颗心给融化的动作,只觉更加感动得不能自己的鑫九,却因为喉间哽咽,像是根本无法发声,她只能轻轻摇头,她想表述自己的感动思绪,但她又不知如何表述。

  看着随其摇头动作,轻轻晃动着柔顺发丝时,鑫九炫光中显得愈加好看的姿颜,拭着对方泪水,也为对方继续洗着脸上血痕的星辰,其实也曾动摇和害怕过。

  他真的害怕,害怕继续这样下去,或许自己真的在走向另一条错路。

  可相比较起来,此刻的星辰,却还是更害怕伤害对方后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所以不曾表露的纠结中,他仍是按捺住了心绪,明知对方想法,却不再去想着点破,以求得双方都暂时的轻松。

  所以,他仍是继续帮对方洗着脸上血痕,拭着美目热泪,动作轻盈又温柔,如同呵护着绝美恋人。

  片刻,当星辰终于帮鑫九洗净脸上血痕,并用衣袖轻轻拭去,对方脸上泪痕和水渍后,美目始终泛着淡淡荧光的鑫九,却说什么都愿不让星辰洗衣服了。

  小心又温柔,帮星辰再次处理伤口后,心中感动思绪久久不能平息的鑫九,也在河畔洗起了几人的衣服。

  大概就像鑫九明知道,她可以自己洗脸,却即使心痛和感动到哭出来,都没有让星辰停下举动一般,鑫九坚持要洗衣服后,星辰也没有在说些什么。

  星辰当然可以自己洗,但他知道,那大概只会让鑫九为自己心痛吧,所以他不再坚持,因他太害怕伤害鑫九了。

  当然了,看着只剩一只左手的鑫九,有些艰难地洗着衣服的模样,星辰自然也感到一阵莫名心疼,那是一种不经意,也无法抑止的心疼。

  星辰知道,自己也许真的在一错再错,但他也真的没有心力,去计较未来真相揭开时,那或许更大的伤害了,因为眼下痛苦,就足以让他崩溃。

  许久,终于洗好了几人衣物,又将衣服拧至半干,放进木桶后,鑫九和星辰,也终于并肩走在了返回木屋的林荫小路上。

  当片片光斑,伴随淡淡微风,掠过轻盈空气,纤手提着木盒,偶尔侧首偷看星辰的鑫九,美目闪耀得格外羞怯,也闪耀的星格外好看时,只觉得自己好像忽然便被一种幸福感给围绕了。

  因为看着身旁,提着木桶的星辰,走在如此小路上时,某一时刻,循着心中缱绻念头,鑫九竟觉得她和星辰好像一对古老故事中,远离了尘世喧嚣,刚刚一起洗好了衣服,正走在回家路上的小夫妻……

  嗯,小夫妻。

  想到小夫妻这般念头时,美目一下更加闪耀的鑫九,也觉得在那沁凉微风中,自己的脸颊格外燥热了起来,她只得赶紧告诉自己,不要乱想,不然会被星辰看出来的,羞死人了……

  然而就在鑫九因为此刻情境,止不住胡思乱想,并跟星辰快要回到空地时,某一霎那,她身旁的星辰,却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竟浑身颤抖了一下。

  是的,毫无预兆,和鑫九并肩行进的星辰,忽然便颤抖了一下。

  颤抖时分,随着瞳孔的忽然收缩,星辰手中装着衣物的木桶,也忽然脱手落地,好在木桶落地却并未打翻,所以洗好的衣服也并没有掉出来。

  事实上,星辰之所以忽然有此反应,是因为那一瞬间,他忽然感觉到了自己奇诡的神识,并在那一刻,感受到了那股让他无比害怕的扰动。

  只是那一霎,那可怕扰动仍然强烈无比,但星辰却并不知道,此刻的自己,为何却为何像是融入了那股扰动中,再没有感受到任何痛楚。

  对于自己忽然感受到那扰动,却不再痛苦这件事,此刻的星辰却并没有时间去多想,因为那一瞬间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“师父又用剑意了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  如此念头一过,颤抖过后,木桶也闷声跌在落叶上时,瞳孔收缩的星辰,来不及跟鑫九解释什么,便忽然往前跑了过去。

  那一刻,原本正在偷看星辰,却发现星辰颤抖过后,往前面跑去的鑫九,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也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  一霎愣神后,同样意识到不对劲的鑫九,顾不得地上木桶和衣物,也赶紧往前跑去。

  情况不明的惊惶中,踩着簌簌作响的落叶,再次跑到空地上时,星辰一眼便看到了南宫吟歌。

  手持长剑的南宫吟歌。

  手持出鞘长剑的南宫吟歌。

  那一刻,见到长身而立的南宫吟歌,手中出鞘的长剑,却并未见到其他异样的星辰,微微喘息中,一时有些困惑,压了压气息后,他不明所以看着南宫吟歌道:“发生了什么!师父?”

  面对星辰询问,长身立在空地间,刚刚使用过剑意,身上也好似隐含淡淡杀意的南宫吟歌,却并未立即回答,侧首看了一眼身后,旋手间长剑倒置,铮地一声插入地面后,再次回过头来的他,才看向星辰道:“没什么。”

  没什么?

  看着眼前情景,感受着南宫吟歌身上说不清道不明,但好像就是存在的淡淡杀意,星辰怎么都感觉有些什么时,紧随其后的鑫九,也在轻盈流风中,出现在了他的身旁。

  鑫九也已经跑到空地,而星辰也未来得及再次询问时,说完没什么的南宫吟歌,将剑插入地面后,也转身朝他刚才看的方向走去,片刻没入了林间。

  安静场面中,看着南宫吟歌从空地一侧走入林间,不明情况的星辰,和更加不明情况的鑫九,下意识对视了一眼。

  对视中,鑫九的眼神明显在询问,现在是什么情况,而星辰却是有些惊惶,又有些不知所措,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  对视过后,星辰和鑫九都不知所措时,片刻,再次从林间走出的南宫吟歌,手中却提了一只明显刚死的雪球兔。

  注意到对方手中兔子,并再次和对方对视时,星辰和鑫九,也都看到了南宫吟歌脸上,那再次变得跟往常一样,有些玩世不恭的神情。

  如是神情下,对着发愣中的星辰和鑫九,晃了晃手中兔子后,南宫吟歌戏谑一笑道:“你们紧张什么呢?我只是刚刚猎了只兔子啊,要再来一次烧烤么?乖徒儿,新徒媳。”

  所以。

  星辰刚刚感受到的扰动,只是南宫吟歌用剑意,杀死了一只雪球兔么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