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撞一下比一下重 他发疯地撞着

    01
    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是心脏病,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是爱情发作。婚后是甜蜜,十年后是亲情,二十年后是亲情。
    从点火到熄灭的简单过程,反映了爱情的开始和结束。激情褪去之后,剩下的就是亲情。这对每一对夫妻来说,既痛苦又快乐。
    深秋的夜晚,昆虫消失了,沉睡的大地寂寞了。一轮孤独的月牙斜挂在半空中,满天的星星眨着眼睛,看着世间的悲喜爱恨。他们愚昧无知,会默默离开,直到东方的鱼肚变白。
    林鸿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,睡不着。借着窗外洒下的月光,她在心里细细地念着往事,久久不能平静。
    02
    半个月前的一个下午,文杰和丁丁推着轮椅的林鸿一起去了民政局。在与丁丁完成离婚手续后,文杰与丁丁登记结婚。当时当她目睹他们收到红宝书的那一刻,她的心境就像汹涌的潮水,既有淹没的,也有淹没的,既有痛苦的,也有痛苦的。
    林鸿和文杰都是山城的大学老师,他们已经结婚20年了,互相照顾,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婚姻会这样结束。但一个人的自知之明很重要,这一切只能归咎于十年前差点害死她的车祸。
    林鸿悲伤的心情,又透着丝丝安慰。自从高位瘫痪后,文杰就很照顾自己,无错照顾他。而且文杰和自己早就失去了正常的夫妻生活,根本无法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。
   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看着躺在他身边的文杰,林鸿总会感到一种压抑的罪恶感。她知道文杰的痛苦,却苦于现状,无法做到最好。他开导他去找新的人陪他,但每次都被他的沉默挡了回去。
    林鸿心里知道没有明确的答案,这意味着他心里一直在犹豫。也许他会来,但他只会迟到,不会缺席。
    “祝福你,幸福!”林鸿回过神来,主动迎向迎面而来的他们,苦笑着说道。
    听到这话,文杰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什么也没说,只是俯下身子,深情地把她抱在怀里。
    “嗯,谢谢你,林姐姐。我们还是一家人。以后我会和文杰一起照顾你的。”丁丁脸红了,站着真诚的说。
    丁丁是个孤儿。她在福利院长大。她从初中开始就一直由文杰资助。幸运的是,她很有竞争力,不仅考上了大学,还成了文杰的学生。大学毕业后,她留在学校图书馆工作。
    一年前,匆匆忙忙的丁丁偷偷爱上了文杰。他不仅得到了父爱,还受到了老师和学生的尊敬。她总是喜欢跑去文杰的家。
    特别是看到文杰为瘫痪在床十年的妻子服务时,心中掀起了无限的敬佩,多次大胆向他求爱,但都被婉言拒绝。时光荏苒,丁丁自从加入工作后就一直徘徊在文杰的情感世界里。最终,她的热情被动摇了,文杰坚守了多年的誓言。在一个撩人的夜晚,他们一起散步。
    一会儿,文杰就直起身来,把林鸿慢慢推向门口。这时,喜忧参半的林鸿看到自己深爱的男人时,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    婚姻登记处的大厅熙熙攘攘,挤满了人。每个来去匆匆的人都把自己的想法写在脸上,但是等待自己的命运,不管是快乐还是悲伤,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    03
    回家后,文杰非常困惑,当他看着林鸿忧郁的眼睛时,他无法快乐。他背叛婚姻时许下的誓言;第二,林鸿的车祸与他自己有关。
    如果那天她没有把高度近视眼镜掉在路上,林鸿就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冲过去推开自己,但她是在一辆大卡车的车轮下。没有她的救助,现在瘫痪在床的将是我自己。
    丁丁像小鸟一样欢快。进屋后,他一直在文杰上空盘旋。此刻,她的心境自然与文杰截然不同,她得到了她想要的,她心中有了归宿。另外,我找到了家的感觉,脑子里更多的想到了美好和憧憬。至于困难和激情之后的平淡,我根本没想过。
    坐在轮椅上的林鸿用手转动着轮子,默默地来到阳台上。此刻,她的内心一会儿空虚,一会儿又充满了无尽的悲伤。突然,我觉得房子里的一切都变得很奇怪,连相框里的照片都失去了昨天的颜色。
    孤独和悲伤再次占据了她麻木的心。蓦然回首,人生如梦。昨天、今天和未来,时间永远不会为任何人停留。爱情真的是永恒的吗?
    文杰换了衣服,走进厨房。过了一会儿,他做了一桌菜,基本上都是林鸿平时喜欢吃的菜。今天是他婚姻中的第二个选择,他要面对对错。然而为了避免给人留下什么印象,他在家里低调的庆祝了自己和丁丁的新婚。
    那天晚上,三个人都喝了很多酒。脸红脖子粗的文杰不停地往林鸿的碗里夹菜,以至于丁丁开始吃醋,举起酒杯一个人喝。文杰垂下眼皮,好像没看见。他转向林鸿,动情地说了许多话。心胸宽广的林鸿听后,只是默默流下了许多热泪。
    最后没人收拾桌子上的剩菜。丁丁晃晃悠悠地回到了新家。文杰把林鸿推回吧台下面的房间,轻轻地把她抱到床上。林鸿穿着衣服睡觉。
    漆黑的夜晚就像一个巨大的口袋,让那些深深沉浸其中的人看不到任何光亮和希望。
    半夜,林鸿醒来,口干舌燥,刚想叫文杰去倒水,却被隔壁一声娇弱的呻吟声惊呆了。她突然想到,她和文杰离婚了,今天是他的好日子。林鸿不想打扰他,闭上眼睛,忍受着干渴,独自吞噬着从心底升起的忧郁。
    04
    一大早,在第一缕阳光到来之前,困了的文杰端着一碗温水,轻轻地推开了林鸿的房门。当他看到她凌乱的发髻、苍白的脸颊和干裂的嘴唇时,他的嘴角突然抽动了一下,放下水碗,慈爱地把她抱在怀里。
    “文杰,文杰,我的内裤在哪里?”隔壁传来丁丁清脆的叫声。
    “等一下,马上过来。”文杰淡然一笑,把床头柜上的碗递给了林鸿。
    文杰走后,口干舌燥了一夜的林鸿早已热泪盈眶,甚至不自觉地放声大笑。笑声虽然不大,却像窗外的阳光一样温暖灿烂。
    早餐后,文杰走进房间,把林鸿放在轮椅上,推着她去浴室洗脸刷牙。
    当他们再次走出浴室时,丁丁已经把食物端上桌,坐在他旁边,低头摆弄着手机。突然,客厅里响起了欢快的摇滚乐节奏,汪峰浑厚的嗓音瞬间在整个房间里飘来飘去。
    文杰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,走上前,在她耳边小声说,“丁丁,快关掉。林鸿心脏不好,不能听快节奏的音乐。”
    丁丁没有回答,迷惑地看着文杰,又看了看林鸿,闭上了嘴,不情愿地关掉了音乐。
    吃饭的时候,大家都沉默着,咀嚼着,撅着自己的思想,也许是因为刚才的不快,丁丁皱起了眉头。文杰看着她,知道她还在生气。她笑了笑,用筷子在丁丁的碗里夹了几个菜。
    丁丁不领情。他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后,愤怒地把食物递给了旁边的林鸿。
    “丁丁,林鸿,她不吃苦瓜.”文杰连忙阻止道。
    丁丁一听,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嫉妒,觉得自己的存在似乎是多余的。她生气地起身,拿起沙发上的包,转身推开门。
    “丁丁,丁丁,你在干什么?”文杰大叫一声,起身追了出去。
    此刻,一脸茫然的林鸿说,爱是自私的,但谁知道,真正的爱,升华到最后,是无私的奉献。
    现在,她不仅能理解丁丁的态度,也能体会到文杰的困境。因为正常家庭没有这么复杂的三角关系。林岳红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在拖累文杰。他没吃米饭,忐忑不安地转动轮子,慢慢来到阳台。
    过了一会儿,文杰一脸沮丧地回到了家。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,差不多该上班了。他没有时间收拾桌上的食物,拿起手提包,微笑着和林鸿打招呼,然后忧心忡忡地离开了房子。
    05
    文杰走后,林鸿百感交集。尤其是刚才他出去之前,对她微笑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我们面前。文杰心里郁闷得装着很开心的样子安抚自己,可见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。文杰依然深深的依恋着自己,捍卫着自己,爱着自己…
    林鸿哭着,不停地念叨着文杰的好,念叨着文杰的爱,她的神色渐渐变得恍惚。不知过了多久,林鸿像喝醉了一样,完全陶醉在感激和悔恨之中。
    突然,一个自杀的念头闪过她的脑海,她觉得自己活得一团糟,这只会给文杰全新的生活增添无尽的麻烦。如果只是苟且偷生,还不如全部摆脱。
    林鸿的情绪在自我酝酿中降到了最低点。她变得冲动了。她迅速用手转动轮子,来到桌前,拿起水果刀,闭上眼睛,对准手腕。一瞬间,她感到温热的血液,顺着手指滴落在地板上。
    此时,林鸿一点也不感到痛苦和恐惧,她的脸颊上充满了幸福的微笑。她在想象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,那里没有世俗和偏见,只有鲜花遍地,百鸟迎凤…
    中午,文姐回家给林鸿做饭,刚打开门,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面而来。他惊恐地发现地上的血已经流到门口,林鸿脸色煞白,低下头,地上的水果刀已经凝固在血中。
    “林鸿!林鸿!醒醒,醒醒!”文杰蹲在轮椅前,抬起林鸿柔软的头,大声喊道。
    林鸿没有反应,但他仍然呼吸微弱。惊慌失措的文杰看到了一丝希望,连忙打开手提包,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地上,从里面拿起手机,迅速拨打了120求助热线。
    “林鸿、林鸿,你们要坚持住!救护车马上就来了,你真笨。我伤害了你,我逼着你!我真是个傻瓜,怎么能做这样缺德的事。别担心,林鸿。等你准备好了,我马上和丁丁离婚。我们还在一起,我离不开你!…..”文杰一边哭一边用手抓住林鸿的手腕。
    十分钟后,几名医生赶到,简单地包扎好,用担架抬了出来。文杰拿着相关的东西,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。
 收藏 (0) 打赏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微语录 » 他撞一下比一下重 他发疯地撞着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QQ号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
触动心灵的经典句子

微语录联系我们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